青岛队:混改遭遇“政策阻碍”前景依旧迷茫

2022年3月6日 by - yabo22.vip

,时间10月5日,在短暂的国庆假期后,青岛队重整旗鼓,在国信体育场的辅助场地进行恢复性训练。今天,球队将前往济南备战足协杯,他们的首轮对手是中国甲a的昆山队。如果他们晋级,他们将在四分之一决赛中面对武汉和丹东的胜者。

看起来,球队似乎回到了正轨,但事实上,危机始终存在,这困扰着青岛俱乐部的生存和发展,至今没有明确的前景。值得注意的是,青岛有关方面提交的俱乐部混合所有制改革方案推进难度极大。

可以确定的是,外援不会参加足协杯的比赛,主要是为了防疫。目前,亚历山德里尼,拉多尼奇和武科维奇已经全部返回中国,并开始被隔离。新援巴杜,也正在处理来华的相关事宜。虽然我想念足协杯,但我可以赶上中超的第二阶段

此外,在球队梯队方面,U13到U21的梯队都参加过或者即将参加国青联赛,其中U19主帅为张玉宁,前辽小虎“玉面黑仔”,门将主帅为李青山;U12和U10梯队在国庆期间参加了“思齐杯”全国青少年足球精英挑战赛。

此前,9月17日,在中超,“超越爱”公益系列活动中,青岛俱乐部媒体商务总监庄成,携球员张浩宸、杨力恺,来到青岛盲校,以一场足球活动与盲校少年儿童共迎中秋佳节。

今年7月,武科维奇和波波维奇离队,青岛队爆发欠薪事件。那个月中旬,青岛队进入了广州分部。这两个外援仍然没有回来,乌尔维斯塔德也不想进入赛区。

在这种情况下,青岛队原本整齐的五名外援变成了两名外援,分别是亚历山德里尼和拉多尼奇。了解情况的人都很钦佩亚历山德里尼和拉多尼奇,的职业生涯,但他们也理解波波维奇,武科维奇和乌尔维斯塔德的选择

这一切的根本原因是拖欠工资,持续了几个月。此后,青岛俱乐部努力筹集资金,并最终支付了一些工资和奖金。7月30日,在青岛队与广州市的比赛中,武科维奇归队并报名参赛,这意味着他的“罢赛”告一段落,但波波维奇和乌尔维斯塔德执意要去。最终,前者与塞浦路斯的阿诺索西斯签约两年,后者去了土耳其的西瓦斯

缺少外援,本来实力就不强的青岛队,战绩一落千丈。前五轮中超, 青岛队以2胜1平2负7分排名广州第五,与第四名广州队同分(少一轮),仅落后第二名和第三名广州城和一分第六轮以来,青岛队成绩大幅下滑,直接导致九连败:0-2河南,0-6 广州, 0-2沧州,1-4神族,2-4 广州City,0-5 泰山,0-5

9轮比赛只进了3个球,却丢了多达30个球。然而,在前五轮联赛中,青岛也进了三个球,只丢了四个球,表现出了天壤之别!而且这九轮比赛,青岛队遇到强队就跪,遇到水平差不多的队就咬不动。

说白了,如果这种趋势持续下去,如果青岛队士兵的情绪不能尽快得到改善,青岛队,成为青岛足球的旗帜,将不是一个小概率事件。首先,第二阶段的保级战非常艰难。即使青岛队没有拖欠工资的担忧,也不能保证他不会落到最后两位。其次,一旦进入保级附加赛,面对“没鞋穿的赤脚队”,恐怕胜算不大。从目前来看,中超最后两支球队有很大概率会遇到武汉, 浙江和成都这两支球队中的一支,他们志在超车,更重要的是,这两支球队没有拖欠工资。

青岛俱乐部成立于2013年,当时很成功。2015年,青岛黄海接管了这个团队。从2016年到2018年,青岛队一直位于中国A的前列,但仅限于投资者。

实力不足,且逢金元足球高位,俱乐部难下冲超决心,决定扎根中甲并发展青训。青岛队重提冲超线日,青岛市足球振兴推进工作联席会议第一次会议召开,时任市委书记出席会议并讲话。在这次会议上,青岛港集团、青岛啤酒集团、青岛城投集团、青岛饮料集团、青岛国信集团、青岛银行、青岛农商银行等七家大企业和俱乐部签订了赞助协议。

这其实可以称之为“国企复合赞助模式”,而按照原定的计划,青岛俱乐部将进行进一步改革,最终形成稳定的股权结构,为其长期稳定发展打下基础。

2019年,长期困扰球队的资金问题得到解决后,青岛队爆发了强悍的战斗力,当年,他们冲超成功,时任市委书记向俱乐部颁发了“振兴青岛足球特别贡献奖”。

2020赛季,青岛队第一次征战中超,虽然经历了换帅,但最终,他们以第14名的成绩成功保级,在多场和豪门球队的较量中,青岛队展示了自己的风骨,打出了自己的特点。赛季结束后,时任市委书记再次批示,希望全市学习青岛队顽强拼搏、敢于胜利的精神。

没想到的是,接下来,青岛俱乐部遭遇了生存危机,先是个别国企因为改制原因逐渐退出了赞助行列,随后又因多重因素,其他赞助商也萌退意,俱乐部获得资金变得越来越困难,目前,只有部分赞助商还在“坚持”,资金缺口很大。

今年,青岛俱乐部爆发了财务危机,因为欠薪,球队成绩大滑坡,更是遭遇了九连败,为中超唯一一支。

青岛队目前的困境,终归要在经济层面得到根本解决,据本报了解,青岛市相关部门,早就起草了青岛足球俱乐部混合所有制改革方案,但这个方案在推动过程中,遭遇了极大的困难,始终没有取得决定性的进展。

困难来自多个层面,从政策层面上讲,尽管多元化改革和混合所有制改革是《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》的主要内容之一,尽管在过去一段时间,多元化改革和混合所有制改革在多个层面不断被提及并倡导,重量级媒体也配合进行了全面报道,但是,混合所有制改革的相关政策,仍旧没有清晰和明确地出台。

没有清晰明确的政策,各地在推动改革的时候,就容易遭遇“政策障碍”,原因非常简单,混合所有制改革,需要多个部门协同进行,但如果没有“政策”,有的部门不愿承担责任。

这个问题,其实不是青岛市独有的,重庆俱乐部和河北俱乐部的混合所有制改革,也一直在推动,但同样进展缓慢,这两家俱乐部也遇到了生存问题,河北队尽管在中超第一阶段强势杀入了争冠组,但目前只有年轻球员集结备战足协杯。

不过,没有清晰明确的政策,并不意味着混合所有制改革就无法进行。从2020年中期到现在,泰山俱乐部、河南俱乐部、沧州雄狮俱乐部、浙江俱乐部、昆山俱乐部、长安竞技俱乐部总计6家俱乐部,都进行了混合所有制改革,其中中超俱乐部三家,中甲俱乐部三家。

从改革类型来看,泰山俱乐部是央企和地方国企的特殊类型混合所有制,其它都是国企和民企共同参与的混合所有制;在股权比例方面,河南和长安竞技都是国企控股,沧州和浙江则是国资、民资各占50%,昆山则是国资不足50%。

所以,如果地方政府强力支持,混合所有制改革是可以快速推动的,但青岛市大领导刚刚履新,多项工作有待开展,这或许是影响青岛俱乐部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另一个原因。

目前,青岛队的生存和发展问题已经非常严峻,如果有关方面不能痛下决心,一旦降级或干脆退赛,青岛足球将再次失去顶级联赛球队,对于青岛这个足球城,将是又一次残酷打击。

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